头条新闻

跟着周星驰学习写人

看了《新喜剧之王》,再一次认识到了周星驰的优点——他很会写人。一个电影,人立住了,故事也就立住了,人打动人了,故事也就动人了。

他的这个优点,一次次通过他的电影被确认。从1980年代的邓家发、赖布丁、何森淼、张家树,到1990年代的石金水、阿星、周星星、韦小宝、包龙星、何金银、凌凌漆、零零发、至尊宝,每个角色都生龙活虎。看过他的电影,可能会忘掉剧情,但却忘不掉里面的人物,不管是他演的,还是他写的,都会从无数电影人物中跳脱出来,让你记住一张脸,一句台词,一段人生。

《新喜剧之王》的人物就很特别,因为主人公是女性,而且这个故事里没有爱情。故事的全部重点,全部光芒,都在女主角如梦身上。

如梦有很多优点,纯真、善良、勤勉,但如果只有这些优点,她就和别的女性角色没什么区别了。周星驰赋予她两个更有意思的性格特点,一个是强大到变态的执着,一个是强大到变态的自我修复能力。

她很执着,坚信自己能得到机会,成为演员,为此用全部生命献祭。光有执着还不够,还要有自我修复能力。被骂、被打、被羞辱,她都能迅速痊愈,给自己找到说辞——这是上天为了磨练自己,这是成为演员的必经之路——恢复乐观。她就像罗伯托·贝尼尼电影《美丽人生》里的人,在极端严酷的环境里,给自己构想了另外一套解释,自己骗自己,自己安慰自己,否则无法度过心灵的难关。周星驰对她身上那种自我修复、自我痊愈能力的反复描写,是这个电影里最动人的部分。如梦就这么立住了,从众多贺岁档电影人物中跳脱了出来,被我记住了。

《新喜剧之王》里,动人的人物,不只有如梦,还有为了兴趣当龙套的李洋,这本来是一个很不起眼的角色,就是为了从侧面印证如梦的可爱之处而出现的。这样一个功能性的人物,周星驰却不吝笔墨,给了他好几个动人的瞬间,例如他总在如梦被欺负之后,跑来问如梦好不好,当如梦被倒吊着扮演死尸的时候,他从地上爬起来,把她托住一点,让她休息一会。就这样几个细节,他也立住了,被我记住了。

但我最喜欢的,却是如梦的父母。两人的戏份并不多,但属于他们的细节都非常动人。终于让我眼眶湿润的,是颁奖现场,大银幕上回顾如梦的龙套生涯,一个个尴尬的、荒唐的、不起眼的角色在回放,父亲从眼睛湿润到泪流满面、浑身颤抖。什么都没说,又什么都说了。我也从没想到,一个俗透了的生平回放,能被用成这个样子。

当然,写得好,还要演得好,对于剧本来说,表演是二次写作。周星驰选了一个很合适的演员来扮演如梦。鄂靖文,毕业于中戏,此前一直演话剧,开始演电影之后,只演过几个小角色。但她怎么就那么好,把如梦的聪明、乐观、泰然演得那么好。

我觉得最好的,恰恰是被很多人诟病的一场戏,就是如梦和李洋在影视城的城楼下告别那一幕,李洋向如梦表示爱慕,她肯定是要拒绝的,但怎么拒绝才不尴尬呢?她居然用“我把你当朋友,你却想睡我”和随后的“哈哈哈”,化解了这个尴尬,甚至让自己的拒绝显得那么伤感。台词说得落落大方,节奏卡得刚好,充满了聪颖、宽容、体谅。认为周星驰用“我把你当朋友,你却想睡我”是用了个烂梗的,显然是没能看懂这场戏在写作和表演上的妙处。

总之,看了《新喜剧之王》,我想,观察人、写人还是有必要的,还是电影最重要的环节。而周星驰也用他的电影告诉了我们,他写人的秘诀:一、要有个体意识,拒绝集体观念的驯化;二、必须对自己写的人有感情,不管是自我投射,还是写别人的故事,必须要对自己写出来的人,有怜悯、喜爱、不舍;三、略微超出常规的性格设定,才能避免让人物成为类型人和大数据人;四、细节,足够生动、有趣的细节。

来源:新闻晨报 作者:韩松落

推荐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