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家新闻日记

她前半生为美国造核弹,后半生为中国放牛,这个从美国移民到中国的传奇男子,您知道吗?

在中国,众所周知的是,

大名鼎鼎的科学家杨振宁,

他曾留学美国,然后留美入籍。

而在中国,鲜为人知的是,

他的一位美国师姐,

跟他一样是闻名世界的科学家,

但她却在美国最强盛之时离开,

来到了当时羸弱不堪,

物质匮乏到一穷二白的中国。

27岁前,

她是前途无量的美国物理学家,

是美国参与首批原子弹研究的,

少数美国女科学家之一,

27岁后,

她跑到中国农村放牛,

一放就是整整62年……

她是美国人中,中国绿卡第一人,

也是中国最早引进的外国专家,

更是中国革命的参与者和见证者!

她,就是琼·辛顿

1921年10月,

她出生于美国大都市芝加哥,

这是个极具传奇色彩的家庭。

曾外祖父乔治·布尔是大数学家;

爷爷是科学家兼收藏家;

奶奶伏尼契是革命小说《牛虻》作者;

母亲是美国著名的教育家;

哥哥韩丁在中国广为人知,

他写的《翻身》和《深翻》,

是研究中国现代史的重要著作。

她是个名副其实的千金小姐,

从小不知穷滋味,还多才多艺,

不仅喜欢科学,还喜欢拉小提琴、

吹笛子、画画、骑马、野外生活,

她还是国际奥林匹克滑雪选手。

直到母亲教育她,

要立志做对人类有用的人,

她才开始思考长大后要干什么,

最后,她决定,

把核物理作为自己的终身事业。

她先是在美国顺利拿到了,

威斯康辛大学物理学硕士,

后师从诺贝尔奖得主费米,

成为世界物理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。

年仅23岁时,她就参与了,

美国研究原子弹的“曼哈顿计划”。

那个年代,

能参与到美国尖端军事项目的女性,

那也是寥寥无几。

1945年,她亲眼看着自己,

参与制造的两颗原子弹在日本爆炸,

15万日本平民被瞬间秒杀。

一旁的同事说了这样一句话:

“这不是蘑菇云,

这是日本人的骨头和肉!”

这句话让她很震惊,她开始深思,

自己研究的科学究竟是为谁服务的。

1947年,她到芝加哥大学攻读博士学位,

有个同学和她做实验时合错电闸,

让她被电击中险些丧命,

那个同学不是别人,正是杨振宁,

他们当时是同门师姐弟。

读博期间,她发现自己的奖学金,

竟是美军提供的,这让她十分痛苦,

她彻底明白,核子物理研究的成果,

只会帮助军方和资本家改进杀人武器,

而她奋发学科学的初衷,

本是为了造福人类,

而不应是杀害那些无辜的人啊!

正当她处在人生理想最困惑的时期,

哥哥韩丁那时却对中国赞不绝口,

她的未婚夫阳早,也在中国延安生活过,

阳早本是联合国难民救济总署奶牛专家,

可他在去过一次中国后,

便毅然决定卖掉美国的农场来中国,

他只为亲眼看到毛泽东改变的世界。

她被身边最亲的人,

在心里烙上了中国印,

后来她又读到《西行漫记》一书,

深深地被毛泽东的人格魅力所折服。

一切的一切,

都让她勇敢地做了一个决定,

去那个充满理想的东方国度,

亲眼去看看小米加步枪的力量。

离开前,亲朋好友纷纷劝阻她,

导师费米也希望她能留下,

她已是物理界年轻的先驱,前程似锦,

极有可能成为诺贝尔奖得主,

可她还是决定抛下美国的一切。

她说:这是一个梦想的破灭,

和另一个信仰的开始!

1948年,她终于抵达心心念念的中国,

宋庆龄亲自接见了她,

北平解放后,她到了未婚夫所在的延安。

延安的生活,苦到她难以想象,

可她在茫茫的风沙黄土里,

看到了中国人众志成城闹革命的劲头,

这里不分职位高低,人人都平等,

搞批评和自我批评。

她就像到了没有到过的家,

就像找到了一条光明的路,

共产主义的中国,

这正是她心中想要的归宿。

那时阳早负责管理

延安仅有的30多头奶牛,

这30头奶牛是当时延安,

所有中国共产党员的营养供给来源,

革命的需要,

让她自然就成了阳早的助手,

她从此在中国改名为:寒春。

1949年,她和阳早在延安,

简陋却热闹的窑洞里举行了婚礼,

没有婚礼进行曲,

就唱《团结就是力量》,

没有结婚蛋糕,她就用泥巴做了一个,

上面还刻上了祝福的话。

婚后,夫妇俩为了组织的需要,

心甘情愿去越来越艰苦的地方。

他们先是到陕北与内蒙古交界的牧场,

帮助当地人民来改良当地牛羊,

牧场人烟罕至,新中国成立20天后,

他们才知道消息,她感慨道:

“好家伙!我们终于建立一个新国家,

真是了不起!”

原来在她心中,她已经是个中国人了,

为了新中国,他们准备大干一场。

1952年,他们带着1000头奶牛,

又被调到西安草滩农场,一待就是11年。

当地老人亲切地称他们为“美国老乡”。

生活物质匮乏,家徒四壁,

可他们从没喊过一次苦,

从没掉过一次泪。

这边在中国,

他们正在如火如荼地养奶牛,

那边在美国,

他们的消息已经是炸开了锅,

1953年,

美国《真相》杂志刊登了一篇文章,

文中把她描绘成逃跑的核原子间谍,

她成了美国人民眼中十恶不赦的叛徒,

她在美国的家人也全部被牵连,

上了政府的黑名单。

中国人则纷纷猜测,

她是否还会愿意再为新中国事业出力。

可她却两耳不闻窗外事,

在穷乡僻壤一头扎进中国的奶牛事业。

杨振宁在世界上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时,

她正在中国的农场里默默无闻地养牛,

有人提议她参加中国的原子弹研究,

但她拒绝了,坚定地说:

共产主义不需要原子弹,

但需要每一个中国人都能喝上牛奶。

千里迢迢从美国跑中国就为养牛?

人们都说她是个傻老外,可她不在意。

她和阳早在中国,这一待就是几十年,

他们的三个孩子都出生在中国,

宋庆龄为大儿子取名为,阳和平,

二儿子叫阳建平,小女儿叫阳及平,

他们在家中和孩子们说中文,

带他们在中国的偏远农场里生活,

就这样,他们把自己后代的根,

也深深彻底地扎在了中国大地。

来中国生活的这些年里,

中国最贫穷最疯狂的时期,

她作为外国人全部都经历过。

大跃进时,组织希望她能帮忙养鸭子,

目标是用5只鸭子孵化出5万只。

5只变5万,这样的天文数字,

她深知不可能达到,

却还是拼了命地工作,

最后真的孵化出了数以万计的鸭子。

文革开始后,她和阳早,

突然都被调到北京搞翻译工作,

因为外国专家有“特殊化待遇”,

他们就被关进专家楼,

平时不能到任何地方去,

也不能和任何人交流,

实际上,这是对他们所进行的软禁,

彻底剥夺了他们的政治生活。

9岁的女儿在这种令人窒息的环境里,

变得情绪反常,对什么外国东西都憎恨,

时常说:“打倒你们这些美国特务!”

她只好给外专局写信,

谈这种待遇是错误的和有害的,

可外专局以安全为由拒绝了她。

她一次次申请重回农场,

却都石沉大海,得不到回应。

她既伤心又愤怒,忍无可忍下,

提笔写起中国特色的大字报,

要求“取消特殊化”,和中国百姓一样,

这个呼声得到毛泽东的批示:

“不许两样。”

终于,在1972年他们被调到红星公社,

尽管噩梦般的中国文革还在继续,

可他们一接近土地,就有了踏实感,

他们对中国感情至深,

在包容中等待着希望。

她本可以不养牛,作为物理科学家,

坐在实验室里为中国的现代化做贡献,

可她却说:中国现在还很穷,

八亿人被锁在农田里,

进行繁重的体力劳动,

中国农村平均八个农民才能养活一个人,

世界上哪个发达国家不是先解决了,

农业现代化问题才富裕起来的呢?

虽然她热爱物理,

但还是决定在偏远农场去搞,

她认为当时在中国更重要的农业机械化。

从1948年的陕西延安,

再到西安牛场,从北京红星公社,

再到1982年的小王庄,34个春秋,

她和阳早这对美国人夫唱妇随,

在中国默默耕耘,埋头奉献。

夫妇俩对奶牛就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,

每天清晨5点,她就进牛场巡视牛群,

每头牛都是她的好朋友,

她的规矩就是:凡事牛为先。

夫妇俩是农机部顾问,享受副部级待遇,

两人在中国的月收入仅是2500元人民币,

他们却还将工资全部拿出来,

在美国买优质牛精液和五金工具,

究竟买过多少,连他们自己也说不清了,

他们觉得,用国家给我们的钱,

给国家买东西,应该的。

她把当年在美国研制原子弹的精神,

全都用在了现在,在中国养奶牛上。

自从他们到小王庄后,

小王庄一直以优质、纯净、

高产、低耗的奶牛闻名全国,

小王庄的酸奶取名为“阳春白雪”,

这正是他们夫妇两人的心血见证。

她负责研制的直冷式奶罐,

填补了国内空白,

奶牛场成套设备研制和牛场的设计实验,

也在全中国的许多奶牛场,

进行了推广应用,

是她帮助中国实现了奶牛饲养的机械化。

通过科学的饲养,

她把中国年产奶量不足7000公斤,

变成了年产奶9088公斤,

个别甚至超过13000公斤。

直接推动了,

中国奶牛业乃至乳业的迅猛发展,

她可以说是中国奶牛业的袁隆平。

他们还教中国人把养牛变成了一门艺术,

她经手的每一个农场,都实用而精巧,

每一头牛都被养得漂亮而高产。

尽管取得这样的成绩,

可她还是面露忧郁,

因为许多奶牛场进口的是国外设备,

她觉得我们中国自己研制的完全能用,

为什么还非要进口?

于是她开始向全国推广国产设备,

在中国的奶制品事业中,

她始终秉承中国国产大旗,

精心呵护着国有资产。

她说养牛不仅是她的事业,

更是她为共产主义理想奋斗的方式。

对她而言,

共产主义不是高深莫测的理论,

而是一种朴素的追求,一种坚定的信仰,

因为她始终相信:

“人人为我,我为人人”的人类社会模式,

生活的理想,就是为了理想而生活。

她曾珍藏着,这样一封信,

信中写到:“新中国的第一代儿童,

喝到了我们生产的牛奶。”

这位世界顶尖的科学家,

理想的共产主义者,

这位为中国奶牛事业毕生奉献的专家,

和丈夫始终坚守在中国偏僻的农场,

他们生活寒酸到令人难以置信。

一位来访者曾估算过她家的“不动产”:

除了电视冰箱外,所有家具不值2000元,

如果卖给收旧品的,

就是100元人家也不要。

她生病不肯住院,实在不行,

住几天就急着出来。

她说:一住院就是几万块钱,太浪费。

组织给她安排好的住房,

可她坚决不肯住,不要特殊专家待遇,

她总是说:“我们在中国感到很幸福了!

我们不追求物质,不为名

为的是改变当时中国落后的生产面貌。

2003年,丈夫阳早在中国,

因病与世长辞,享年86岁……

她对丈夫的后事安排,

在大多数中国人看来,几近“残酷”。

她同意将他体内心脏起搏器摘下,

她说:“这个可以给买不起起搏器的人”。

阳早去世第二天,有关领导去看她。

她只字不提丈夫后事,

却是着急另外两件事:

一是,牛场丢了9头牛,

牛的亲属链断了,这损失是巨大的;

二是,“大学城”要占奶牛场,

我的牛怎么办?

知道这事的中国人都说:

她是个铁石心肠的美国女人。

可中国人不知道的是,

在她丈夫生命最后一刻,

他们之间的这样一段对话,

她含泪问:“你有什么不放心的?”

他说:“你能把这群牛管好,

我就放心了。”

她把丈夫埋在牛场能看见牛的地方,

她说:这样他就能朝夕都看见,

自己心爱的牛群了,将来,

我也要和他一起埋在同一个地方……

与她毕生奋斗在中国的爱人走了,

从此她独自一人在中国,

默默坚守着那份纯粹的共产主义理想,

仍旧保持着艰苦朴素的生活方式。

有记者找到她家,

看到她住的破平房,穿的破棉袄,

不禁问她为什么要过得如此艰苦,

可她却高兴地说:自己应有尽有,

边说还边摸摸了头上的破军帽。

每当被问及自己一生中最崇拜的人是谁?

她都会毫不犹豫地回答说:

“毛泽东”,

她常用古朴的小提琴拉一曲《东方红》,

悠扬的琴声似乎能把她,

带回那段很有意思很纯粹的革命岁月。

再往后有人在经济效益不好的农场,

动了开发房地产的脑筋,

一位商人欲把1600亩玉米地,

变成高尔夫球场,

这把她急得不行,她瞪着眼睛说:

“房地产种不出粮食,挤不出牛奶!

土地变成房子了,后人吃什么?”

她是外国人,却在小王庄,

被村民们奉为“村宝”,村民们说:

“没有她,

小王庄牛场早就让房地产商吞了!”

他们都真心祈祷她能长命百岁,

对此她只是哈哈一笑:“好家伙!

能干事多活几岁可以,不能干事,

活那么大岁数干啥?”

晚年时的她除了仍坚持在农场里劳动,

她还会去接待前来拜访的青年学生,

她对他们说:

从小学到研究所,她都很幸福,

可比起站在人民之中,

与大家一起改造整个社会,

用双手建立一个,没有人压迫人,

人剥削人的美好富有的新中国来说,

原来的幸福观,是多么狭窄啊!

2004年,83岁高龄的她,

领到了中国的首张“绿卡”,

有记者问她:“您有没有想过回美国?”

她操着一口纯正的北京话,笑着回答,

“我生活得很好,

我和我养的牛在一起生活,

为什么要回美国?”

更有很多外国媒体问她,

一生是否有过遗憾?

言外之意,就是希望她能够承认,

当初离开美国来中国,是个错误的选择。

可她却坚定地说:

“我参与了二十世纪最伟大的两件事情,

原子弹和中国革命,这就足够了。

2010年6月8日凌晨,

寒春在北京协和医院病逝,

她平静告别了她心爱的祖国,

享年89岁。

她曾说:

牛奶分类其实只有两种,

纯牛奶和非纯牛奶,

做人也是一样,

要么做一个纯粹的人,要么不是。

而她,正是这样一个真正纯粹的人,

一个高尚的人,一个有道德的人,

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,

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,

她代表了全人类的良心!

饮黄河水,六十年追求无悔,

酿世界情,放牧东方而不归,

她是中国人民真正的朋友,

而今日中国,

还有多少人记得这位真朋友?

春寒春意暖,向阳花木早,

斯人已去,芳香如故,

致敬!寒春,阳早!

推荐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