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编采访

红衣主教黎塞留:窜改天下进程的男子

小时候看过《三个火枪手》,里面有位暗黑大BOSS给人留下深刻印象,后来才知道大BOSS就是伟大的红衣主教黎塞留。咱们中国人不太关注世界史,所以黎塞留的威名只在小圈子里流传。最近看了《黎塞留传》,抛砖引玉,今天特地向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改变历史的男人。

黎塞留大主教

阿尔芒·让·迪普莱西·德·黎塞留,1585年9月9日-1642年12月4日,法兰宰相,红衣主教,法国崛起的决定性人物,分裂天下,宰割诸侯。

一、权臣如何崛起

1585年黎塞留出身外省小贵族,年幼时法国正处在宗教战争时期,代表天主教的吉斯公爵,代表国家的亨利三世和新教领袖,瓦卢瓦的亨利亲王,混战不休,史称三亨利之战。最终吉斯公爵、亨利三世被人刺杀,以新教领袖,瓦卢瓦的亨利亲王改宗天主教,继位法国国王(亨利四世)为结果,持续多年,生灵涂炭的法国宗教战争落下帷幕,和平时代开始来临。励精图治的亨利大帝,为法兰西的崛起奠定了良好基础。这一段故事,可以参见以前写的文章:婚礼上的屠杀。

造化弄人,黎塞留本来可以不用当教士,一直都准备做贵族,马上博功名的。黎塞留之父本来追随卡佩王朝的亨利三世,亨利三世被天主教极端分子刺杀后,投靠了亨利四世,也算是从龙功臣,作为回报,亨利四世把吕松教区(法国最穷的教区)赏赐给他。教区的收入虽然少,但聊胜于无,算是有了一份产业,老爷子蹬腿后本来应该黎塞留的哥哥接任,结果这哥们宗教太虔诚,不当主教去当修道士了。为了缓解家里的财政状况,保护这份产业,只能黎塞留顶岗,1607年少年学霸黎塞留被亨利四世任命为吕松主教,开始走了一条不同的仕途之路。1610年,好人亨利四世遇刺身亡,玛丽·德·美第奇担任摄政太后,所托非人(宠臣孔契尼不学无术,损公肥私),治国无方,主少国疑。

玛丽·德·美第奇(1573年4月26日~1642年7月3日),法国摄政太后,来自意大利名门望族,文艺复兴赞助人美第奇家族,法国国王亨利四世第二任王后,路易十三与加斯东亲王之母。

亲西班牙的美第奇太后扰乱了亨利四世联盟新教,打击西班牙的战略,而又无力压制国内的贵族和新教徒。1614年路易十三亲政,年仅13岁,太后被任命为御前会议首脑,继续掌握权力;为了此次任命名正言顺,太后召开了三级会议。教士、贵族和第三等级选出代表参会,黎塞留当选为普瓦图大法官辖区的教士代表,在三级会议上极力支持玛丽·德·美第奇,但并没有引起太后的注意。真正让吕松主教大人走入政治圈子的是协调孔代亲王的叛乱,为了与孔代亲王和解,太后束手无策,黎塞留通过孔契尼的路子,担任说客,圆满完成任务,从而进入太后法眼。后来孔契尼把黎塞留安排进来内阁,担任外交大臣,当时的巴尔班、芒戈和黎塞留三人班子立即被舆论称作“孔契尼内阁”。看来似乎一切都很美好,但是危机总是存在。

蛇蝎国王路易十三,1601年9月27日-1643年5月14日,阴鹫深沉,心狠手辣的雄傑之主,翻脸比翻书还快的娃娃国王。1617年不甘大权旁落的路易十三,在亲信吕伊纳的帮助下,诛杀孔契尼。太后被放逐到布洛瓦,黎塞留被流放到阿维尼翁(古代法王曾拘谨教皇至此)。看起来黎塞留好像要完蛋,黎塞留本人也是心灰意冷,此时写了《保卫天主教信仰的主要原理》,后来凭借此书教皇任命黎塞留为红衣主教。(法国天主教的一把手)。话说太后被放逐后想外逃国外,这是路易十三不能忍受的政治风险,就像郑庄公一样。同样是不讨母亲喜欢,同样是有一个讨母亲喜欢的弟弟,偏偏还要照顾王室的脸面,路易十三也是不容易。在无人能充当说客的时候,国王只好派黎塞留出马,结果马到成功,国王觉得黎塞留大才难得,收至麾下,从此黎塞留与路易十三站到了一条阵线,即王党这一边。尽管成为了国王的新宠,但还有吕伊纳这个国王亲信在下绊子,直到1621年吕伊纳逝世,黎塞留平步青云,最终于1624年成为法国首相。大权独揽,殚精竭虑,勤于王事的黎塞留主教,将为法国服务至死。

二、攘外先安内,削平叛乱,王权至上

我之所以称黎塞留为法国商鞅,因为两者都有相似之处。一个有权威,几乎无条件支持首相改革的国王,一个能力超群没有私心的股肱之臣,商鞅与秦孝公,黎塞留与路易十三,最终结果都是空前加强了中央集权和王权。秦国经历了长期战乱,在秦献公手里恢复安宁,在秦孝公的变法下走向强盛;法国经历了宗教战争的狂热,在贤君亨利大帝手里恢复和平,在路易十三手中开启波旁王朝的荣光。更重要的是,中国2000年君主专制由商鞅开幕,而法国的开明君主制,民族主义,重商主义,舆论管制,殖民扩张等一系列制度,不管王朝更迭,而能影响深远,经亨利大帝开创,最终由黎塞留建章立制。他不仅仅是个能干的权臣,更是对法国近代史起决定作用的人。路易十三不是好人,但他是个好国王,最好的领导就是能够鸣琴垂拱,不言而化,路易十三几乎做到了;第二等的是从善如流,选贤任能,第三等的是事必躬亲,自命不凡;没有能力的好人放在领导人的位置上,是辜负历史,是对人民的不负责任。

1618年是世界近代史的开端,决定欧洲命运的三十年战争开始了。而法国现在还无力自己动手,因为攘外必先安内。法国要解决掉威胁王权的两大障碍:贵族干政与地方叛乱。在政治体制上,红衣主教把临时的钦差变成了中央下派的总督,类似中国的督抚制,加强中央对地方的控制;作为大笔杆子,其深知舆论的重要性,建立了出版审查制度,创办了《法兰西报》,开官办报纸的先河。对待国内这些大贵族,比如王弟加斯东亲王的叛乱,将牵连贵族逮捕,流放,跑龙套的杀了,但是杀不了亲王本身。法国的王权毕竟是有限的,不是中国的君主专制,毕竟要受到法院、贵族、教会的牵制。这也是欧洲三权分立的历史背景,民主制度不是石头里蹦出来的。令黎塞留痛心的是与太后失和,跟国王站到一起被太后视为背叛,而路易十三在母亲和首相之间支持了首相,美第奇太后逃往国外,成为法国利益的捣乱分子。在地方平叛中,最重要的是平定了新教徒的叛乱,以1628年的拉罗舍尔围城战为标志,法国王权势不可挡。

拉罗舍尔之战

位于法国西部的港口城市拉罗舍尔,是新教徒的大本营,也是外国商品零关税的自由港,对法国制造业危害很大。城防坚固的拉罗舍尔,有英国的支持,吕伊纳时期王师败绩而归,这次黎塞留决心拔除这颗钉子,即使与英国反目也在所不惜。英国的白金汉公爵帅军来支援拉罗舍尔,既有英国的利益在里头,也有跟法国王后,奥地利的安娜私情作祟。不过此人是绣花枕头,不会打仗。可怜英国舰队执着于争夺拉罗舍尔旁的小岛(雷岛),结果在登陆战中困于法军的两面包围,铩羽而归。黎塞留决心隔绝拉罗舍尔与外界的交通,在港口外筑起了长堤,工程难度很大,但最终完成,法军在此修筑炮台,封锁住了英国舰队。而志大才疏的白金汉公爵被人刺杀,使得英国的援助不了了之。残酷的围城战开始了,历史的悲剧一幕幕重演,城中居民由由于饥饿,三万户降至三千人,最终开城投降。红衣主教虽然是天主教徒,但此时为新教徒据理力争,只是剥夺了新教徒武装,仍然承诺他们的信仰自由。法国需要的是统一而不是屠杀,是团结而不是分裂。

三、纵横捭阖,击败哈布斯堡王朝

哈布斯堡王朝借助联姻,从15世纪晚期逐步膨胀,巅峰时期领有西班牙、葡萄牙、荷兰、比利时、奥地利、捷克、那不勒斯,及美洲、非洲沿岸在内的庞大领地,对传统的欧洲强国法国产生了巨大威胁。作为第一个日不落帝国,西班牙最终衰落,有内部原因,比如始终未完成中央集权,加泰罗尼亚地区自成一套,波西米亚叛乱不断,也有法国、英国、荷兰、瑞典和奥斯曼帝国的联合抵制。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。可见前文第一个日不落帝国的衰落,但在黎塞留执政初期,哈布斯堡王朝虽已分裂为西班牙、奥地利,但仍为世纪头号强国。

鼎盛时期的哈布斯堡帝国

伟大的导演开启了一幕波澜壮阔的戏剧,在法国的支持下,新教联盟在各个战线上向哈布斯堡开始进攻,但三十年战争绝非一帆风顺,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。丹麦国王首先发难,1621年丹麦出兵北德意志,前期频频得手,但1628年帝国名将华伦斯坦击垮丹麦军,帝国势力扩展到波罗的海,但神罗卸磨杀驴,把华伦斯坦闲置起来。这时北欧强国瑞典坐不住了,得到法国财政支持的新教国王,北欧雄狮古斯塔夫二世率领世界上第一只近代化军队(义务兵役制,野战炮兵)在神圣年罗马帝国腹地开辟了战场,所向披靡,1631年布赖滕费尔德会战击败帝国军队,1632年进占奥格斯堡和慕尼黑,帝国岌岌可危,除了名将华伦斯坦无人可以匹敌。无奈之下德皇答应华伦斯坦的苛刻条件,老帅出兵,1632年双雄对决的吕岑会战爆发,瑞典军队大败帝国军队,但古斯塔夫二世阵亡,我认为得不偿失,一场皮洛士式的胜利。

左:古斯塔夫二世 右:华伦斯坦 二人一时瑜亮,指挥艺术而言,华伦斯坦略胜一筹。

自古美人如名将,不使人间见白头。一代名将华伦斯坦也没有逃脱兔死狗烹的命运。作为一个波西米亚新教徒少年,为了帝国的利益,他改信天主教,为了建立一个中央集权的帝国,他为皇帝南征北战。其率领的10万大军,如同蝗虫,所到之处无不残灭。但华伦斯坦不是愚忠的腐儒,本身也有个性,一直主张和谈,拥兵自重,有不臣之心。吕岑会战后华伦斯坦背着皇帝与新教徒和谈,其实之前就已经勾勾搭搭,结果在皇帝授意下部下刺杀了华伦斯坦。战争似乎朝着神罗和西班牙有利的方向发展,1634年的诺德林根会战,帝国的费迪南王子与西班牙联军大败瑞典军队,瑞典退回到波罗的海。而法国这时候内乱也逐渐消除,三十年战争的法国阶段来临了。

在巩固了跟荷兰、瑞典的结盟后,1635年法军参战。西班牙红衣主教攻克里特尔,手下是最精锐的西班牙军团,挟诺德林根胜利余威,威胁索姆河,对法国安全构成严重威胁。这场因为亨利四世遇刺而拖延25年的战争还是爆发了,对阵黎塞留的是西班牙最杰出的首相奥利瓦雷斯。

奥利瓦雷斯伯公爵(Gaspar de Guzmán, count-duke of Olivares,1587—1645年),17世纪西班牙著名政治家。西班牙帝国首相,治理西班牙达20年之久,任内对内中央集权,对外谋求西班牙霸权,是与黎塞留旗鼓相当的对手。不过1635-1637对法国来说,坏消息接踵而至。意大利战争统帅送命,一无所得,阿尔萨斯方向法军防守不力,而西班牙红衣主教率领精兵度过索姆河,夺取科尔比要塞,兵锋直指巴黎,法国兵战斗力不行啊。洛林方向被神罗的军队攻克,岌岌可危。1636年路易十三发布动员令,大臣捐献家资以充军饷,临阵逃脱之将被斩首,沿途坚壁清野,使得西班牙军队粮草补给出现问题,而荷兰的奥兰治亲王重挑战火,使得西班牙红衣主教不得不回师。天佑法兰西,依靠重新组织的军队,法军重夺科尔比,似乎又回到了战争开始之前的状态。西班牙的日子也不好过,精锐雇佣军背后是雪花般的军费和债务,而西班牙财政已经山穷水尽。首相奥利瓦雷斯也想与黎塞留谈和,但却想在进一步的优势下。1637年法国舰队几遍了西班牙舰队,使得法国战绩没有那么难看,战争形势在1638年开始转折,而1639年瑞典名将,闪击战大师巴内尔重创德帝国军队,挥师波西米亚(捷克),带回新教徒的势力,荷兰海军在多佛海峡全歼西班牙海军,加泰罗尼亚地区的巴塞罗那再次造反,给西班牙添堵。现在主动权又到了法国这一边。内政问题永远牵扯着黎塞留的精力,为了让法国王后,奥地利的安娜失宠,黎塞留为路易十三进献了一个小白脸,辛-马尔斯侯爵。没想到这小子最后联合加斯东亲王,想搞掉黎塞留,1642年黎塞留解决掉了这个后患,但红衣主教的生命也走到了尽头。1642年红衣主教逝世,几个月后路易十三也离开人世,虽然最后的日子里,国王一度不信任黎塞留,但总的而言,君臣相遇足为楷模。黎塞留指定了继承人红衣主教马扎然,后者辅佐法国太后奥地利安娜和未来的太阳王路易十四,将推动法国进入鼎盛。1648年三十年战争结束,签订了《威斯特法利亚和约》,世界近代史开始了,以超人的毅力和意志,对抗世界头号强国,他的一生可以说足够辉煌了。

黎塞留在《政治遗嘱》中曾言,他的第一个目标是使王权至上,第二个目标是使国家荣耀。为此,国王与资产阶级联手,共同打造了一个叫国家的怪物,一个利维坦式的怪物,三十年战争实施开端,七年战争,拿破仑战争,一战、二战,在鲜血没有流尽的时候,战争永远有一种诱惑。在列强纷争的战国年代,黎塞留确立了法国的争霸机制,但其对农民的苛捐杂税空前增加了人民的负担。这种秦皇汉武式的发展路径,既造就了波旁王朝的辉煌,也为法国大革命埋下种子,有一利必有一弊,老祖宗早就看透了。在当时资本主义和君主制是共谋,共同压榨农民,削弱封建贵族;今天在欧盟一体化即将失败,保守主义重新崛起的时代,看看黎塞留是如何点燃今日世界的圣火,也许会让我们更好的思考人类的未来。要不霍布斯鲍姆说,有一天外星人看到核战之后的地球,寻找原因的话,会发现一个叫民族主义的东西。

推荐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