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排行榜

神乐,鄢,子宫腺肌症-鸽着陆新闻平台

(上图是随性驴友云起时为我在黄山迎客松下拍的照片)

早就知道黄山顶上住宿吃饭奇贵无比,我和同行驴友云起时在菜市场狂购了大量黄瓜、西红柿和各类水果后来到了黄山脚下。妈妈米娅,在此停车一晚竟要花费80大元!山下尚且如此,山上不定多黑呢。于是,我又将随身带的旅行水壶灌满了开水。原本就打算在黄山光明顶上扎帐篷露营,我的75公分大背囊被睡袋、帐篷和大量吃食零物塞得如起鼓的蛤蟆般饱满。

就这样,我们乘最后一班缆车上了黄山。

透过淡淡的云雾,在缆车里看到的黄山气势恢宏磅礴大气。

在缆车上看黄山,但见山环着山,峰挤着峰;山大无形,孤峰有形。

山门开处,青松遮凉始信峰。

石麾松甲,独树一帜畅挺拔。

观敌料阵,将相携手共谋划。

龟兔赛跑,欲与天公竞比高。

扎根逆境,孪生姐妹竞芳华。

借力峭石,狡兔意欲上青天。

黄山西海,万仞峭崖比肩排。

落脚西海排云亭,笑对残阳在凌空。

落日眷恋,西海峡谷灿一面

彩云追月,黄山暮色静淡洁。

这就是海拔1860米的黄山光明顶。下了缆车后,我和云起时奋力上攀,终于在如墨的黑夜登上了光明顶。

当晚,我们在几位热心的北京警察帮助下,顶着凶悍的冷风,在海拔1680米的光明顶上支起了唯一一座帐篷。一位警察哥们儿说,要不是特佩服你俩这股子劲儿,我们哥几个真不会过来帮你们。

是夜,星朗月明、狂风阵阵,我们躲在帐篷里,一直担心帐篷被大风吹跑。那风,由远而近,呼啸声也随之变得越来越骇人。

面对此情此景,我竟然诗兴大发:

凤飒飒,天清清,

星朗朗,月明明。

黄山凌绝光明顶,

独树一帜我帐篷。

凤啸啸,天冰冰,

星颤颤,月朦朦。

水重雾轻携寒气,

只把清新换鼾声。

慢慢的,我们都习惯了外强中干的呼啸,沉入了梦境。

7月20日清晨6时许,我们收起帐篷,打点行装,踏着晨露游走在黄山之中。

几番上下,来到了鳌鱼洞。 进得前来,但见那鳌鱼头,其状鬼魅,其形狰狞。据说,当年朱元璋曾在此险处逢生。

从鲨鱼头往下有路两条:一条名为“升官发财道”,绝大多数人都选择由此下山,可见世事龌龊、人心不古。然而这条道也非常曲折陡峭,暗含着官场的昏暗凶险。

世人都说神仙好,

唯有功名忘不了。

古今将相在何方,

荒冢一堆草没了。

对不起,红楼梦中的好了歌俺如今已无法精确记诵,不过绝没忘了它的精髓。

另一条路名为桃花道,桃花道上有一圆形巨石酷似绣球,据说走桃花道者必走桃花运。桃花道上还有一处“一线天”,意寓“窈窕淑女,君子好俅,求之不易”(这是俺想象的)。

朕(我的网名是老鼠皇帝)位尊九五,还有甚么功名可图?当然要走桃花道啦。边走,边口占一诗:

鳌鱼峰上桃花道,

绣球一线半空抛。

轻云重雾锁倩女,

才子佳人竞折腰。

下了鳌鱼峰复又上行,左手向上,近在咫尺的就是海拔1864米的黄山最高峰莲花峰。因为昨天已领略了海拔1860米的光明顶,所以我们对攀登莲花峰没了兴趣,选择了向右攀登百步云梯。

会当黄山凌绝顶,神姿仙态莲花峰(上图)。

此前,我们去了三清山。三清山的云,云如其山,轻盈飘逸,缠绵婉转。

如今再看黄山的云,云亦如山,雄浑厚重,神威意远。

且,五光十色,莫测高深。

此云图正好似大兵压境,残巢危卵。

7月20日上午,我和云起时在黄山脚下依依惜别。她将乘当晚航班返深圳,我则继续驱车北上,径奔威海。

这是云起时第一次如此辛苦地游历名山大川,跟着我这等野驴爬山下坡,挨累流汗、夜宿荒野,着实让她吃了不少苦头,对此我深感歉疚。

然而,毋庸置疑的是,于我于她,这都是一段轻松快乐、值得回忆的时光。

推荐新闻